首页AI 新闻
谷歌高层大地震!DeepMind拒绝与谷歌大脑分享代码,离职员工猛爆内幕

谷歌高层大地震!DeepMind拒绝与谷歌大脑分享代码,离职员工猛爆内幕

好说新闻
好说新闻
2023-04-28 11:30
最近,The information 爆料称,劈柴虽空有谷歌 CEO 之名,但很多时候却处于创始人的阴影之下,根本使唤不动人……

如果用 8 个字概括谷歌的近况,那就是——水深火热,内忧外患。

去年 11 月,微软和 OpenAI 联合推出的 ChatGPT,简直给了谷歌致命一击,险些把谷歌拉下搜索业务的王座。同时受到威胁的,还有每年逾 1500 亿美元广告费的大蛋糕。

这场危机,充分暴露了谷歌在 CEO 劈柴(Sundar Pichai)领导下出现的种种问题。

近日,外媒 The Information 挖出了或许最关键的原因之一——劈柴的这个 CEO 头衔,在很多时候,也就仅仅是一个头衔而已。

劈柴,活在阴影下的 CEO

本来,广告商在去年秋天削减了开支,就让谷歌的业务陷入了停滞。ChatGPT 的冲击,简直是雪上加霜。

「劈柴下课」的声音,在最近几个月不绝于耳。批评的炮火集中在他失败管理,比如他喜欢渐进式的产品改进,而不是颠覆式的改变;他对于员工数量膨胀、企业文化懒散、组织效率低下的高度容忍。

但很多时候,劈柴也是身不由己。

2019 年,劈柴接过重担,成为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 CEO。

此后,他多次向同事们坦言,管理一个庞大的企业,有多困难。内部权力斗争、监管机构、叛逆的员工,都让他压力重重。

劈柴手下的人不服管,很早就有端倪了。

一方面,由于谷歌有着类似于学术机构或政府机构的企业文化,而在这种文化中,终身员工不一定会服从上级的命令。另一方面,劈柴并不喜欢冲突。

他似乎并不会强迫团队去执行自己的想法,但这也导致有不少高管都不太听他的指挥。

比如,劈柴有时就无法让 DeepMind CEO Demis Hassabis 优先考虑某些项目,或者与谷歌大脑分享自己的代码。

(知道谷歌不开源,但没想到在自家内部竟然也不开源……)

谷歌大脑和 DeepMind 合体,背后不简单

上周,Alphabet 忽然官宣 DeepMind 与谷歌大脑合并的消息,让整个业内惊掉了下巴。

Alphabet 的意思是,二者合并为 Google DeepMind 之后,在 AI 领域的进展会大大加快。

从某种角度来说,母公司的这个决定非常合理。因为 DeepMind 和谷歌大脑并行开发的很多软件,都是相同的。但对于谷歌的员工来说,这个消息可是相当震惊。

谷歌大脑和 DeepMind 此前早就习惯了各行其是,各自为政。谷歌大脑归 Jeff Dean,DeepMind 归 Demis Hassabis。

而合并之后,DeepMind 的 CEO Hassabis 成为新部门 Google DeepMind 的 CEO,而 Jeff Dean 成为了新部门 Google DeepMind 和 Google Research 的首席科学家。

权力大大提升的 Demis Hassabis,表现出强烈的 AGI 使命感,和对成功的饥渴感即使合并后,两位大佬也是各自向劈柴双线汇报,互不隶属,互不干涉。

但在某些人看来,其实就相当于谷歌大脑负责人、谷歌大功臣 Jeff Dean,把自己的位置拱手让给 DeepMind 的 Hassabis。而且,由于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的文化,自上而下的 DeepMind 与自下而上的谷歌大脑之间,就很可能在工作中发生冲突。

全新的「务虚」头衔,让不喜欢做管理者的技术大神 Jeff Dean,能更专心地搞技术

对此,一位前谷歌大脑的研究人员分析认为,自此之后,大量的项目可能被取消或合并,人员方面也会出现有大面积的调整和离职。甚至,这可能还预示着谷歌将进行更大规模的重组。

纳德拉笑了

不过,跟吃力地领导着 Alphabet 这艘大船的劈柴相比,微软 CEO 萨提亚 · 纳德拉(Satya Nadella)就显得相当成功了,简直可以说是如鱼得水。

通过缔结数十亿美元的合作关系,纳德拉将微软的未来和 OpenAI 的未来联系在了一起。这件事透露出了一个重大信息:纳德拉已经成功地让高管团队步调一致,齐心协力。

一方面,微软的 Azure 云服务器业务,为 OpenAI 不断增长的计算基础设施和 AI 开发提供了资金。

另一方面,为了把 OpenAI 的技术整合进微软的核心产品,公司就需要在算力的分配上有所取舍。而这也就意味着一些负责人不得不在自己的项目上做出牺牲。

能让这么多大牛团结在一起,并不容易。不得不说,纳德拉有点东西。

谷歌大脑离职员工爆猛料

谷歌大脑和 DeepMind 合体一事发酵后,离职谷歌的员工爆出「谷歌大脑」的猛料。他将此前(去年 12 月就已写好)不敢发布关于谷歌大脑的信息,全都亮了出来。谷歌大脑为什么会存在?他给出了一些深度分析,解释了谷歌大脑存在的理由。

在学术界,研究人员享受学术自由的同时,还面临着资金困境。

然而,来到工业界,谷歌会付给你一大笔钱让你做机器学习。只不过,要求是你必须致力于推荐系统、广告优化、搜索排名等,而不是纯粹的研究。

说白了,做什么由不得你,而且你做的项目必须有产出。

当然赚钱之外,谷歌资助开放式研究的另一个原因,就是为了保住自己在机器学习领域的领先地位。

比如,Brain 给了谷歌 TensorFlow、TPU,显着改进了翻译、JAX 和 Transformer。这些起初纯粹的研究,如今却带来了巨大的利润。

除此之外,谷歌大脑还有一个不寻常之处——自由的发表政策。Brain 在顶级 ML 会议上发表的文章,经常会超过各大高校。 其主要原因是:1)声望;2)研究人员在辞职时可以带走他们的知识;一个更微妙的原因是 3)催化一个领域的增长。催化剂理论认为,通过发布与谷歌核心业务相关领域的关键研究,该研究方向将朝着有利于谷歌的方向发展。例如,谷歌一直都对 NLP 很感兴趣,2014 年的 seq2seq 和 2017 年的 Transformer 等关键研究的发表促进了整个 NLP 领域的发展。

显然,在和平时期,花 X 美元来扩大整个饼是很有意义的,只要那块饼的增长能超过 X 美元。

但在战时模式下,竞争对手的份额增长也很重要。而 OpenAI 与微软的联盟意味着还有另一个巨人在消费和计算领域都可以扩大 ML 的部署。

随着谷歌开始进入战时模式,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这种催化剂理论也会逐渐消亡。不过,谷歌依然是很多消费者和商业产品的先行者,而且在 AI 领域的研究中似乎也是如此。

其实,想要在机器学习领域,成为像 OpenAI 这样的优胜者,未来还是会有很多的空间。

创始人依然重权在握

劈柴不够服人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——劈柴的前老板拉里 · 佩奇,依然坐在老板之位上。

作为谷歌联合创始人,佩奇仍然是 Alphabet 的董事会成员,并与谢尔盖 · 布林一起,通过特殊股票控制着公司。

内部人士透露,佩奇一直对谷歌内部事务兴趣寥寥,但 Hassabis 希望与谷歌保持独立时,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佩奇。

另外,谷歌大脑和 DeepMind 合体的消息,也是在 Alphabet 董事会会议结束后放出的。

这个时间点表明,合体的决定可能是由董事会做出的,而并不是劈柴。

(《纽约时报》此前曾有报道称,佩奇出席了内部会议。)

研而不发,OpenAI 反占先机

谷歌的落后,很大程度是因为高管的风险厌恶。

许多骨干员工因为无法推出新产品,干脆选择出走。

比如,LAMDA 聊天机器人的发明者之一 Noam Shazeer,此前就想在 Google Assistant 中搭载聊天机器人。但这个提议却迟迟没有被通过,最后选择了离开。

早在 2015 年,谷歌的图像识别 AI 曾将黑人标记为「大猩猩」,招致的批评让谷歌成为惊弓之鸟。

在 OpenAI 推出 Dall-E 2、名震全球之前,谷歌就有类似模型,但并没有发布,因为谷歌认为需要对 AI 生成的内容负责。

不仅如此,为了 ChatGPT 的发布,OpenAI 在几个月前挖角谷歌的 AI 研究员和骨干工程师时,就曾郑重承诺:「技术不会白搞,产品肯定会发。」

随后发生的事,我们都知道了。

谷歌的未来

2022 年底,ChatGPT 的威胁日益明显,谷歌开始敲响警钟。

劈柴紧急下令,将 AI 聊天机器人融入到谷歌的众多产品中。

然而,这条追逐微软之路,并没有那么容易。用 AI 聊天机器人查询,会比常规的搜索更昂贵。

在 3 月份,谷歌紧急发布了 Bard,但限制了它的功能,并且只针对较少用户,这都是为了节省成本。

有人爆料说,其实开始谷歌就特意选了一个比较弱的机器学习模型,不像其他的模型那样需要大量计算。

而最近几周,谷歌又在努力扩大 Bard 背后模型的规模,扩大到约一倍。

与此同时,Dean 正在与 DeepMind(代号为 Gemini)合作,开发一种新的大型机器学习模型,希望能帮助谷歌追上 ChatGPT 的尾巴。

但知情人士表示,实际上不少正在开发的新软件,并不能赶在 5 月 10 日的 I/O 大会前准备好。

虽然但是,也有很多人认为,劈柴曾经的产品经理背景,对于如何将谷歌现有的 AI 研究转化为产品这个问题来说,是强有力的加持。

毕竟,成功逆袭并最终对 IE 形成碾压之势的 Chrome,正是出自劈柴之手。

对此,曾与他共事过的 Keval Desai 表示,纵观谷歌所有的高管,劈柴能够成为首席执行官并不是偶然。

参考资料:

https://www.theinformation.com/articles/in-google-founders-shadow-ceo-pichai-discovered-the-limits-of-his-power?rc=epv9gi

https://www.moderndescartes.com/essays/why_brain/

转载自 新智元查看原文

全部讨论

no data来都来了,坐下聊聊